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体育平台注册下载 >第二百零六章 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

第二百零六章 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

上官安奇接过汤,“呐,猪骨汤?闻着就觉得好香啊,喝起来肯定更赞,王妃的手艺真好,谢郡主关心。”

“嗯,不必谢,这老话说得好,吃哪补哪。”秦心颜淡淡道。
万博体育如何代理,万博体育是澳门推出的一个现金赌博平台,对于喜欢玩博彩游戏玩家应该都不陌生,代理分红可观,诚邀共赢!

“……”万博体育如何代理,万博体育是澳门推出的一个现金赌博平台,对于喜欢玩博彩游戏玩家应该都不陌生,代理分红可观,诚邀共赢!上官安奇看了一眼淡定的某女,这意思是在说小王我是猪吗,面上装没事人一样,估计心里早早地就笑翻了天,腹黑着呢。

“你怎么知道,明天一定会见到秦无惑?”秦心颜纳闷,“如果这件事是他做的,他不应该把自己给摘清吗,而不是自己凑上来等着暴露吧。”

“明天你就知道了,今日我们还是好好放松一下,过年了,你这女人咋没有半点少女心,你就不开心吗?”上官安奇笑了笑,夹起一块大盘鸡,放进了秦心颜的碗里。

“我不爱吃这个……”秦心颜将肉给夹回他碗里,“少女心?咦?上官蜀黍,你是希望我冲你讨要压岁钱吗?嗨,你不早说,这个可以有的!你拘着干嘛,人呐,就应该勇敢的把内心所想,尽情表达出来,这样的人生,才能称的上是酣畅淋漓!”

这一边说着,秦心颜这个行动派,就实践上了,学了一把绿荷平日里装嗲娇羞的样子,奶声奶气道:“上官蜀黍,恭喜发财,红包拿过来哟,不拿过来你明年就要破财变衰哦!”

“……”上官安奇好笑的看着这个又在装傻卖萌的女人,一时无言,几时候变得这么财迷了,“给给给,不给你你是不是就要诅咒我了。”

上官安奇从怀里掏出来一个红绸小包,递了过去。

秦心颜满心欢喜的接过,拆开之后,却见是一个鲜红的同心结,不由一愣。

上官安奇温柔的声音传来:“心心复心心,结爱务在深,一度欲离别,千回结衣襟。结妾独守志,结君早归意。始知结衣裳,不知结心肠。坐结亦行结,结尽百年月。”

“这个我不能收。”秦心颜一怔,耳朵有些发烫,慌忙将同心结给放了回去,将红绸小包给恢复到先前的模样。

“这既是你所要,我也给你了,断没有我再收回去之理。小王我亲手所制之同心结,每一下,都灌注着小王我对你的心意,秦心颜,小王也不介意就冲你放这狠话,你也是小王之势在必得。”上官安奇按住红绸小包,将它硬塞回秦心颜的手中。
万博体育如何代理,万博体育是澳门推出的一个现金赌博平台,对于喜欢玩博彩游戏玩家应该都不陌生,代理分红可观,诚邀共赢!

秦心颜看着他那深邃而又美得不可方物的深眸,有那么一瞬间的动容,脑海中不自觉的想起一句诗,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,直觉心跳漏了一拍,秦心颜慌忙别过脸去:“这天下都是你势在必得之物。”

“秦心颜,我爱你,不是以武陟王爷,也不是以万历王侯的身份说出这句表白,而只是以我上官安奇本人的身份,讲出这一句肺腑之言。所以,请你收下这个同心结,望你有一日,愿与我结同心,共度人世这一遭。而我这一辈子,也非你不娶。”上官安奇说着,绿荷已经泪流满面,秦王跟秦王妃默契的相伴先行,将空间留给他们年轻人,而这周围的人,却都已经纷纷鼓起掌来。

虽然其实也知道,喜欢自家这位“活菩萨”郡主的人,那叫一个人山人海,也见过刘家公子不厌其烦的登门拜访,送礼送花,只为谋一次面。但是,这么直接的听见名动阳城的官小侯爷这样赤果果的表白,还真的第一次。视觉冲击灰常之大,尤其是王府内的丫鬟,一下子就心动了,倘她们也能遇见这样一个俊美多金优秀的男人,这般死心塌地的深情对己,估计死也甘愿。

而当事人秦心颜的反应比较迥异,她却是一愣,像是对他的这一番话视若无睹,然后,她诡异的一笑:“好咯,收就收了,讲这么多话就为了让我收,也是难为你了。呐,这可是官小侯爷特制的,大家也都看见了,可值当很多的银子的,你没有食言,就当是你给了本郡主压岁钱。本郡主也还你一个礼,就当扯平,此事,不再议。”

秦心颜道,从怀里掏出一个绛紫色的袖带,三下五除二的、将上官安奇衣服上唯一的一根与他身上整体颜色不搭的带子扯掉了,轻轻将那绛紫色的袖带穿了进去,系好。

“呐,请验收成果。”秦心颜笑。

“……”上官安奇看着她,那一双闪烁着迷之光芒的眸子,单纯而又美好,一时真不晓得是该高兴,还是该失意。那根绛紫色的袖带处,还停留着她指腹的余温,有个不成文的默认规定,若女子送男子腰带或绣鞋,是求爱,但是送袖带,那就是纯友谊。

白瞎了刚才那一通,唉,上官安奇摇头,暗自懊恼,那这女人,只怕是真对这种真情告白不感冒,估计下次得送她一箱子金元宝,才可能会奏效……

绿荷不忍心见上官安奇冷场,慌忙走过来,“郡主,烟花就要开始了,去看看吧咱。”

“好。”秦心颜点头,不忘将红绸小包给塞进怀里,顺手拉起上官安奇,一道朝着门外而去。

“……”上官安奇一愣,不过稍稍晃神的时光,就已经被他拉到了门口。

绿荷机灵的寻了一个由头,悄悄离去,留下他二人。

大雪飞扬,不一会儿,两人身上飘飘扬扬的都是雪花。

“冷吗?”上官安奇问,顺手解下了自己的披风,盖在了秦心颜的身上。

“还行,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烟火,就算杵在这成了一冰棍,我也是不会走的。”秦心颜说着,一张小脸,执拗的看着天空,瞥见上官安奇站在雪中出神,“你不回去,莫不是因为,家中无人的缘故吧?”

被秦心颜戳破心事,上官安奇索性也不扭捏了,“对啊,一个人多没劲,往年都是在太后的延寿宫过的,但是今日才被人摆了一道,舞翩跹死前紧紧抱着的人不是别人,是我;如不出所料,陈遇白已经将人犯与案宗转移到大理寺了,那陛下肯定也知道了,小王固然不是凶手,却也无何颜面,进宫去的。”

“那你以后,每年都来秦王府过吧。”秦心颜大手一挥,颇有几分指挥全军出击的将领的意味,“反正饿不死你,呐,记得带银子,才不给你吃白食。”

“凶恶的地主婆,你怎么偏偏针对小王我一个人,莫不是小王腰缠万贯,你垂涎已久了呵。”上官安奇哭笑不得,以前怎么没发现,这就是个掉钱眼里的女人,而且,秦王府看着也不像是什么穷困人家。

“切,年夜饭这可是家宴,不请外人,爹娘能为你破例,本郡主才不要,那些同席吃饭的,可都是给秦王府打了整整一年的工的人,你呢,你能比吗?”秦心颜说着,挑了挑眉。

“那我也来给你打工?那我就能天天都见到你了,不必朝思暮想没事翻墙跟了。”上官安奇眨巴着他的双眼,满脸的纯真与可爱。

“……”秦心颜伸出小拳头,捶了他一把“请不起,飞鹰阁的阁主,身价价值连城。”

上官安奇的面上一僵,久久的看着秦心颜,没有说话,连面上的雪花,都要结了冰,依旧没有察觉。

却在这个时候,河堤方向,绽放出了绚丽的烟火,蓝色、橙色、紫色、红色、粉色,通通都映照在了白皑皑的雪上,美丽的冷,冷得美丽。

暗夜之中的星星之火,那是雪夜里面扑不灭的火,加上头顶上的那一轮皎洁清亮的明月,中间似乎夹着一个什么……

秦心颜用力的揉了揉眼睛,这才认出来,夹着一个雪夜里飞翔的身影。

那个光亮的身影,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近了……

是上官安奇……

他手中举着两只烟花,绚烂绽放。他轻轻的送开了手中的烟火棒,隔空以内力操控,随着他的衣袖轻舞,烟火似乎也跟长了小翅膀的飞鸟一样,四处逃窜,照亮了秦王府门前的这一块小小空地。

好美……

好亮……

秦心颜看着浑身发着光的上官安奇,笑了,笑的无比的甜。

直至烟火的光亮彻底消逝,上官安奇这才缓缓朝着秦心颜走过来,只听得他带着几分魅惑的声音:“喜欢吗?”

秦心颜猛地一阵点头,伸出手,将他紧紧抱在怀里:“谢谢你,好好看,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烟火,似乎一伸手,就能触摸到一般。”

上官安奇微微附身,将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之上,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秦心颜从上官安奇的怀里出来,看着他,“这是谁教你的?还是你这人聪明则无敌,无师自通的?”

“我爹曾经为了哄我娘开心,抓着一大把的烟火棒,然后在天空中翱翔,在快到娘跟前的时候,以袖舞之,烟火的光芒四溢,不仅我娘,我跟弟弟都印象极为深刻,然后我偷偷的学了。”上官安奇说着,眸间染上一抹忧伤:“只不过,我再也见不到爹娘跟弟弟了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