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体育平台 >第449章 注意形象

第449章 注意形象

“二货!万博体育如何代理,万博体育是澳门推出的一个现金赌博平台,对于喜欢玩博彩游戏玩家应该都不陌生,代理分红可观,诚邀共赢!”北夜辰言语低笑的溢出两个字,玄冥这小子真是越来越二了。

看着云瑶在对面坐下,北夜辰好整以暇道:“既然没人了,说说这幅画吧。”

随着北夜辰手中画卷的展开,那画上的人映入云瑶眼帘。

一身玄衣男子,五官精致,神情漠然,眼底深藏温柔,却又好似不食人间烟火。手持风雷扇立于冰雪皑皑中,那风姿远远望去,遗世而独立,不染纤尘。

“这不是我画的吗?”云瑶惊讶的望向他,转而有些羞恼道:“谁让你偷看的?”

“罪魁祸首是小绝,你可别冤枉了好人。”

云瑶回想了一下,好像确实是墨绝刚拿着这画。

“那你也看了,你侵犯我隐私权。”云瑶不依不饶,故意刁难他。

北夜辰面上暗光浮动,有些无奈,带着一抹浅笑道:“你还侵犯我肖像权呢。”

“你……”云瑶一时哑口无言,绞尽脑汁的想着如何应对。

“别想了。我与你扯平了,只是为何要作此画?”看出她那点小心思,北夜辰给她个台阶下,嘴角的笑意温和恬静。

云瑶望了望画,又望了望北夜辰,对上他那深沉忍让的目光,嘴角绽放出满足的笑意,眸光流转间,顾盼生辉。“是为相思,分别数日,云儿的心,从未和你分开过。”

“我怎么没感觉到?”北夜辰含笑的勾起一边的唇角,语带挪揄。

云瑶优雅一笑,站起身来,白裙摇曳间,一个潇洒的转身跌坐在北夜辰腿上,伸手搂住他的脖子,手抚在他胸前勾画出魅惑人心的弧度。“真的没感觉到?”

眼波流转,语气盈盈,一阵沐浴过后的香气萦绕在鼻端,北夜辰有片刻的失神,目光瞥见不远处玄冥向这边过来,迅速闪过神来,握住那只不安分的手,带着几丝警告的意味道:“玄冥过来了,注意形象。”

云瑶笑的千娇百媚,被他握住的手与他十指相扣,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露出几分可爱与天真。“你本来就没这个。”

北夜辰轻咬着下唇蹬着她,靠近她耳边。强调的语气道:“我说的是你。”

“我三百六十度无死角。”

“去……”北夜辰话说一半,硬生生的忍住了。

云瑶娇笑着在他脸颊边亲了一下,“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死。”

北夜辰哭笑不得,想好好教训她,她却早已一闪身迅速坐到对面去了。

“跑的真快。”北夜辰哼笑。

“多谢夸奖。”云瑶得意的眨了眨眼睛,目光再次移向画中,“夜辰觉得,此画画的如何?”

“构图准确细致,色彩鲜明突出,光影恰到好处,笔触层次分明,整幅画看起来栩栩如生,可见作画之人画功颇深啊。”北夜辰目光在画上停留片刻,抬眼望向云瑶的时候,眉眼间浮上几丝赞赏的笑意。

云瑶闻言,愣了两秒,有些惊讶的望了望他。“你懂作画?”

“你也太小看本王了吧。”北夜辰闻言,嗤笑一声,傲娇的翻了翻眼皮,眉宇间满是戏谑之色。

看他丰神俊朗,高贵冷傲的模样,似乎不满自己方才所言,云瑶报以歉意的一笑,再次问道:“那夜辰可会作画?”

“殿下当然会作画了,公主有所不知,辰王殿下的字画乃是天界一绝,若不是殿下一向不喜与其他仙人来往,北方天庭非得被大量前来求画的仙人踏破宫门不可。”被冷落许久的玄冥提着茶壶过来,迫不及待的为自己刷存在感了。

“既然如此……”云瑶双眼一亮,瞥了一旁眉飞色舞的玄冥一眼,对着北夜辰展颜一笑,“可否让云儿见识一下,为我作幅画像如何?”

“你若想要,”北夜辰望着云瑶,声音悠远平静,似水过无痕,波澜不惊,眸中却带着些许宠溺与包容。“依你便是。”

“那我现在就去准备画具万博体育如何代理,万博体育是澳门推出的一个现金赌博平台,对于喜欢玩博彩游戏玩家应该都不陌生,代理分红可观,诚邀共赢!。”云瑶有些兴奋的起身,却被北夜辰拦下,“让玄冥准备便可,茶都快凉了,陪我喝茶。”

支使走了玄冥,云瑶倒了杯茶轻轻呷着,抬眸望向北夜辰的时候,轻笑一声道:“夜辰是不是有话对我说?”

闻言,北夜辰眸中闪过一丝细小的光华,很快便隐去不见,微勾了勾唇角。“何以见得?”

“画具我房间里就有,你却让玄冥去金光洞去取,岂不是有意支开他,难道不是有事对我说?”云瑶放下茶杯,眸中带着几分疑惑。

“其实也无事。”北夜辰眸中藏了抹欣赏的笑意,放置在风雷扇上的手指随意动了动,“只是有些话想对你说,玄冥不适合在场。”

“有什么话,这么神神秘秘的?”云瑶眉眼如画,望着面前的北夜辰,心跳莫名快了几分。

“其实……其实……”北夜辰嗫嚅了片刻,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,眸中清光一闪,委婉的语气道:“不如你猜一下,你今日何事做的不妥?”

云瑶眼底划过一丝诧异,心中暗想难道是自己会错意了?细看向北夜辰,见他正一心一意的品茶,似乎只是随口一问,但眸光里却是晦暗不明,似有心事。

云瑶再一琢磨,便知道了他所言何事。

“云瑶明白,方才沐浴的时候是我没有做好防范措施,可我当时法力不够,料想四周也不会有人,所以便没太在意。我也知道此事有欠妥当。”对上北夜辰深沉的目光,云瑶柔软而温和的声音带着几分安抚的味道。“这次是我错了,以后就烦请夜辰帮我设下结界,别再为此事不高兴了,好不好?”

“我没有不高兴,”北夜辰眉目变得温和,“只是你好便好,若是我不在,让小玉陪着你也不会出事。”好似想到什么,北夜辰语带浅浅的疑惑。“小玉今日去哪儿了?”

云瑶心下放宽,弯起水眸笑了一下,“我让小玉先去刘家村打探消息了,这几日,我们也该出发去华山了。”

北夜辰搁下茶杯,沉思片刻道:“说的也是,本来答应去看你表姐,却不想途中出了这么多事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